东莞杯工业设计大赛

 

何人可(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
工业设计与智能终端、机器人产业的三个合作方向

 

东莞智能手机行业全球瞩目,华为、OPPO、vivo等几个智能终端龙头企业全部都在东莞,这既代表了东莞智能制造技术的先进性,也体现了东莞工业设计的先进性。机器人和智能终端这个主题是国家最为重视的,也是工业设计未来发展重要方向。

 

智能终端、机器人与工业设计合作体现在产学研上,是为高校开辟了新的研究领域。按道理,高校应该是科学研究的排头兵,是产生最新的知识和最新的研究能力的地方,但现在看来,企业走到了高校前面,这也说明了产学研合作的意义所在,学校要发展,如果没有和企业的合作,很难接触到真正的专业技术前沿。

 

和智能终端、机器人合作后,基于企业的牵引作用,工业设计的发展在这些年也有了显著的变化,由提供造型逐渐转向提供基础研究,因为企业本身具备非常强的设计能力,而且会变得越来越强大。

 

我们学校工业设计与智能终端、机器人的产学研合作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:

 

1、基于高精度三维扫描的动态人体数据库。现在越来越多的可穿戴产品涌现,从入耳式的耳机,到虚拟眼镜、头盔、智能手表,这些都和我们人体的三维结构,和皮肤、脂肪、皮下肌肉密切相关,所以这种三维数据库是我们智能设备最顶层、最关键的东西,而这些三维的数据库又和传统的人因工程密切相关。湖南大学目前做了国内最大的三维人体数据库。

 

2、基于“人的体验”的国际标准。以前做得比较多的国际标准是技术标准,现在做的体验标准则和人的生理、心理、文化相关。设计是关于人的研究。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文化背景的用户,在什么样的条件下适配什么样的设计,这些都是我们高校可以为行业和企业提供的最基本的服务。举个例子,高清技术标准是1080P,有2K标准,有4K标准,有8K标准。但是这些标准在不同尺寸的显示屏幕上给人的感觉其实是不一样的,比如手机用4K,眼睛是感觉不到的。5G之后,为了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,究竟是按高清的技术标准,还是按用户的体验标准,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

 

3、利用高校学生资源申请大量的国际专利。华为、中兴一直是我国申请专利前三的企业,其厉害之处就在于拥有大量的国际专利。这些专利不一定马上就能用,但在国际上形成了保护。大量的国际专利需要大量的人去申请,而高校就可以针对这样特定的需求展开服务。

 

何晓佑(南京艺术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
应由国家建立工业设计研究院进行基础研究

 

中国近年来一直在追赶,因为自身的创新能力与基础研究落后其他国家,所以我们曾经提出,希望由国家选五个点建立工业设计研究院,由国家出资在国家层面建立工业设计研究院辐射各个省区。国家采纳了建立工业设计研究院,但是建立方式改为由各个省筹建,而省市是要出成绩看业绩的,导致新成立的研究院还和以前一样,不是以基础研究为主,这一点比较遗憾。

 

目前中国的设计普遍具有当下性。今天设计,明天生产,后天就要赚钱,这无可厚非。企业要养活这么多人,要获取最大利益,那就不太会去关注未来和长远。那设计还要不要为他们服务?肯定要!设计不仅要为科技服务,也要为产业服务,为商业服务,但更重要一点,设计要创新引领。

 

我始终认为用户第一,但用户不是唯一的方向,设计师有时候要站在用户前面,引导用户到更好的生活方式中去。我们需要差异化的设计师设计不同质化的产品,要与有特色,有基础研究能力的高校合作,以基础研究引领创新,而不是用户研究引领创新。

 

设计的本性是追求创新,用好奇心去关注人的行为方式、心理方式、生活方式的研究,提出新产品的概念。如果连设计师都没有好奇心,没有对人类未来共同命运的关注,中国设计在国际上很难有话语权,这也是为什么要由国家设立研究院进行基础研究,去探索未来各种各样可能性,这样的研究往应用方面发展可能就会变成新的产品,否则永远没有原创,永远跟着国外走。

 

范圣玺(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党委书记,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
设计应该先学会提出问题解决问题

 

创新需要环境,在国家这样一个大的战略背景下,结合东莞的产业背景、政府的重视程度,再加上持续不断的创新的人才支撑,创新的环境就具备了。

 

这次东莞杯许多作品看上去很简单很朴实,但它实实在在发现了一些问题,解决了一些问题,这对于当下的工业设计来说更重要。发现问题是一种能力,很多时候设计师发现的是现象,而不是问题。我最近在教学中发现,现在学生最大的问题,是提不出问题,没有发现问题就去做设计,属于胡编乱造。二三十年前的日本企业里有一些人,整天游走在各个技术部门之间,看着无所事事,其实是在提出一些问题,用一些新想法去把这些问题解决掉。国家搞上天入海这些科研,里面有若干需要解决的问题,可能是材料,可能是技术,也可能是其他什么问题,把这些问题攻关了,再转移到产业或者其他领域上去,就有可能在产生一些基础的、原创的创新。

 

卢纯福(浙江工业大学工业设计研究院院长,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
必须思考如何让中小企业接触到更多工业设计服务

 

广东的工业设计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,广东现在碰到的问题,将是全国三五年以后会碰到的问题。企业已经觉醒要做设计,但又不是需要做单纯的设计,他们需要的是有研究的设计,已经突破了我们原来定义的工业设计,转而延伸到了产品设计方面,包括了产品的技术、结构、材料等等,多学科交叉。

 

高校与企业合作相当于为企业定制化服务,但这种个性化的服务,服务的对象是很有限的,所以我们应该探索怎么样能为更多的中小企业来做工业设计,中小企业自身设计力量薄弱,让他们投入大量经费来组建和养活设计团队的可能性非常小,这是他们的弱项,值得深入探讨。

 

相田修平 AITA  Shuhei(广州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汽车工程研究院,概念造型设计中心担任设计品质总监)

创新最重要的是多元化

 

当我们做设计的时候,看到和做到是不一样的思维模式,引发的设计创意和灵感也不一样。在智博会现场看了很多机器人和高科技的产品,电子化产品和AI对未来创新非常关键,比如设计汽车的时候,这些东西都是用得到的。

 

我认为科技和技术的融合对城市发展非常重要,另外多元化也非常重要,因为创新最重要的就是多元化。我在日本的日产公司工作了30多年,经过了很多不同的阶段,也去过很多其他国家学习,在这个过程中,异国的文化和日本文化的融合让我有了很多创新的体验和新的灵感。在东莞这个城市,我看到了新的科技,看到了很多新的创意和创新,这座城市非常有潜力,我就在东莞的隔壁广州,希望有更多的交流合作。

 

大卫·康迪 Davide Conti (意大利室内设计师,Davide Conti Design Studio创始人兼设计总监)

企业家应该与设计师高度融合

 

我很赞同范教授分享的关于能不能发现问题的观点。来到中国我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,这边的企业家并不听设计师的,而设计师则必须跟着企业家的思维走,双方很少沟通,更谈不上融合。其实很多时候企业家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设计师应该和老板高度融合,一起去探索真正的客户和市场需求是什么,而不是你付我钱我听你的。比如说茶罐这种东西,市场上到底有多少需求,多少天用一次,有多少个茶罐是好茶罐,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始盲目设计,这样是不对的,一个好的设计师应该是设计好的产品去解决人的需求。

 

中国产品设计非常丰富,和意大利七八十年代差不多,我们也经历过这个年代,但现在意大利已经在思考,设计究竟能为人类解决什么问题,中国也要去思索这个问题,而不是一味去生产并不需要的产品。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一定要使人们高兴、快乐、幸福,所做的设计如果都不能使人们变得幸福,那我们就没有朝着正确的方向去走。

 

说起意大利,二战以后的意大利米兰有很多的设计公司为产业做设计,为企业发展提供服务。比如生产一个眼镜,企业会懂得生产这个眼镜所有的工艺,材料,唯独不懂设计,他们就会邀请一些国内设计师甚至全世界各个国家的设计师合作。慢慢地在每天的接触当中,企业家们突破了原来的企业家思维,开始有一种设计师的思维和视野,意大利就迎来了一个大爆发期。

柳玉峰(中国电子商会专职副会长,高级工程师)

未来移动互联网的终端是智能电动车载平台

 

我一直从事电子行业,做过电子产品的研发、销售、管理,但没有从事过工业设计这个专业。在我看来,工业设计是提升实体制造业附加值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,是把技术创新、功能创新、外观创新和人体工程学加在一起形成工业产品化的一个创新过程,工业设计真正与产业融合具体体现在能否产业化、市场化、增加工业附加值上。

 

未来移动互联网的终端不一定是手机,有可能是智能电动车,这个车载平台东莞似乎还没太关注,现在智能电动车的产业中心在上海,智能终端已经在珠三角打通了产业链,珠三角未来可以朝智能电动车发展。

 

张伟(东莞市电子信息产业协会执行会长,高级工程师)

提高宣传,普及工业设计新理念

 

对于这次举办的东莞杯大赛,据我所知影响力更大了,群众的参与度更积极主动,作品更增加了25%以上。我有几点希望:一是希望一定搭好这个平台,能够成为华南地区的一张工业设计的新名片,立足东莞着眼世界,使作品越来越有影响力;二是有了好的作品要积极迅速地产业化,把设计品变成产品。这是一个艰苦的过程,要有企业、金融各方面的参与,如有需要,我们东莞市电子信息产业协会愿意积极参与与支持;三要加強和提高宣传,进一步普及工业设计的新概念、新理念,要有新的创新思维。对于工业设计,不是部分理解的就是外观设计和结构设计,要把性能、品牌放在第一位,突出品牌和外观结构融为一体。